當前位置:首頁 > 散文精選

愛心在傳動 親情在湧動

日期:2016-04-15 來源:大學生網

小蘋果,我們姑且不談,先說這可憐的孩子小櫻桃吧。

“爺爺,奶奶,我冷,我冷。”小櫻桃裹著厚厚的被子,路上還一直喊冷,這張大爺也只能加油了。

張大爺夫婦老了,花白的頭發遮住了他們的臉,可是滿臉的汗水也說明了他們的“年輕”,他們那無私的愛。

山上的路崎岖陡峭,看似很近的路,他們卻走了很久。

也許,這本身就是愛心在傳動,親情在湧動。

這小櫻桃畢竟不是他們的親孫女,他們也許只是因爲當年那時的鄰居哥哥嫂子照顧過,還有這小芳和小康是個好孩子,所以才這樣拼命著照顧著。

但命運卻不曾眷顧過任何一個人,或許只要你堅持了,努力了,那離黎明也就不遠了。

小櫻桃他們在醫院快下班時,及時趕到了。

醫院還是那個醫院,櫻桃樹還是那顆櫻桃樹。

只是這櫻桃樹不覺長高長粗了許多,可他們此時真的會有那個心情賞櫻桃嗎?

“大夫,大夫,快救救這個孩子吧。”著急的張大爺夫婦一進門,就不顧一切的大喊了起來。
美文

大夫還是那個王大夫,只不過蒼老了許多,他顯然也認得這個女孩。

“老叔,莫慌呀,趕緊說說這孩子這又怎麽了?不是已經快好了嗎?”王大夫見張大爺這樣,便疑惑的問道。

原來,這王大夫也一直都跟他們聯系著。

張大爺頓時沒了辦法,也就只好如實告訴了王大夫今天所發生的事。

王大夫細心的聽完,就趕緊給小櫻桃打了一針,然後精心的輸了液。

他做完這些後,不久,小櫻桃也就昏昏迷迷的睡去了。

他們望著小櫻桃,商量了許久,他們最終覺得還是得趕緊告訴這兩個孩子的父親小康。

張大爺經過一天的折騰,已經筋疲力盡了。

“不告訴小康,他們又能藏幾時呢?還是,趕緊告訴小康吧。畢竟他們才是小櫻桃的親生父母,要是怪罪,那就拿我們老兩口出氣吧。”張大爺想著,不由的陷入了沉思中。

但他們更知道也許這電話一通,那這所有美好的想念,美好平靜的生活也就真的一下子全都亂了。

這小康夫婦會怎樣看待這老兩口呢?還有這老兩口以後的日子又會怎樣呢?

也許,此時真的只能順其自然了,那小康夫婦又會怎樣做呢?

這一切因緣因情而結緣,那就不如期待善緣吧。

張大爺蹒跚著去給小康打電話了,那他們現在的心情又會是怎樣的呢?

畢竟一個孩子不見了,另一個卻又在醫院躺著。

盡管心情是異樣的沉重,可是張大爺他們也知道現在必須這樣做,畢竟長痛不如短痛,夜場夢多,指不定還會出現什麽情況呢?

只是張大爺他們此刻不想生活在痛苦裏,一方面年紀大了,另一方面身體也一天不如一天了。管他小康夫婦怎樣想的呢?他們終究也要尋個結果。

張大爺顫抖的手撥通了小康的手機,那邊手機通了,卻一直沒人接。

“到這個點,小康也該早下班了。”張大爺輕歎著。

那到底又是什麽情況呢?

也許,血溶于水吧!

小康夫婦這幾天也一直在做噩夢,所以剛才那電話一響,小康也不由的愣住了。

他不想讓夢中的畫面變成現實,真的不想,也許但願那僅只是一個夢。

但小康畢竟在外也經曆了不少,所以最終還是忍不住接通了電話,或許他們還有別的事情吧?

小康接過了電話,稍微整理了一下衣服,畢竟他們只是鄰居,他們本身沒有任何血緣關系,緊緊只是鄰居而已。這樣,小康也應該知足了。

“叔叔,現在身體好嗎?吃胖了沒有?還有我那嬸子身體可也還好?”小康不慌不急的高興的問著。

“大侄子,我老骨頭對不住你了,那小蘋果在河裏洗澡不見了。小櫻桃跳到河裏去找弟弟,現在還躺在醫院昏迷發高燒呢,老叔有罪呀,有罪呀。”可是電話那頭卻一直沒回音,張大爺聽到這裏,他也知道小康孝順,所以沒等小康把話說完,張大爺就立刻打斷了。

張大爺哽咽著,低泣著,可是電話那邊的小康呢?他又會怎樣呢?

只是這小康清楚的知道:他們老兩口這麽多年對他們的照顧,他們不圖回報,不圖感恩,就這樣一直無私的幫助著他們一家,他們是小康最親的人,是小康的父母。

“老叔,興許只是現在還沒找不到。再或者,我和小芳還年輕,以後我們還能生。”小康在思忖片刻後,稍微整理了一下情緒,微笑著應著。

張大爺的心稍微緩和了不少,可是事情真的會這樣嗎?

電話那邊,小康強忍著淚水說完了這一切,可是心裏又怎能一時片刻平靜下來呢?

小康,還有旁邊的小芳聽到這裏,心裏很不是滋味,好像身體此時風一吹就到了。

孩子們一直是他們的驕傲,可現在事情又怎會變成這樣呢?

“老叔,你們先找找吧,興許沒事,我和小芳明天就回去。”小康本還想說什麽,但又怕說多了,張叔傷心自責,所以就趕緊挂了電話。

挂完電話,小芳癱了。

孩子一直是他們的精神支柱,但也許小康剛才打電話,有點匆忙,那小康也只是心裏擔心他們老夫妻和孩子們,所以一時片刻就好像忘了細問這小櫻桃的病現在好了些沒有?

小康他本想再打起,可這時卻被小芳制止了。

“那邊的張大叔呢,此刻心裏會好受嗎?”小芳傷心的說道。

淚眼問花花不語,問天天又不應,小康夫婦懊惱著,傷心著。

外邊天黑了,那他們心靈的天空呢?

小康,小芳,你們還好嗎?

小康小芳夫婦他們並沒有責怪張大爺,可是他們卻一直在自責中。

也許此時的滋味,真的是五味俱陳吧。

像這樣的家庭,在中國還有許多,但像小康這樣的卻好似少了許多。

只是他們沒有把張大爺當做外人,而是把他們當做了自己的親人,當作了自己的爹娘,這樣的恩情和親情也許就是世界上人間最美的情素吧!真的,讓人好生羨慕不已。

張大爺蹒跚著回來了,小櫻桃還在病床上躺著,張大娘累了,年紀大了,竟在病床邊“呼呼”的睡著了。

張大爺慢騰騰的挪到老伴前,然後脫掉了自己的外套,小心的搭在了張大娘的身上,只不過嘴裏還絮絮叨叨的嚷著:“老了,老了,真的沒用了。”

傍晚,張大爺的兒子從縣城幹活回來了。

“爸媽,去給小櫻桃看病了。”他一回家,家中的婆娘就極不耐煩的嚷到。

“他們是不是老糊塗了,本身身體就不是很利索,還去照顧他們。”張大爺的兒子張啟顯然有些生氣了,畢竟父母也已經快70歲了。

“嗨,小蘋果在河裏找不到了,小櫻桃又在醫院躺著,他們又能怎麽辦呢?”顯然,張啓的媳婦也很是心疼自己的公公婆婆。

“這老兩口,是不是老糊塗了,現在小康的孩子又不見了……”張啓放下了手中的工具,就急匆匆的又往縣城趕了。

等他到了縣城,進了醫院,一眼就看到母親睡著了,可是這年邁的父親卻還在病房中緊緊守著小櫻桃。

小櫻桃也實在是太可憐了,還有這小康,他在外這麽多年,辛辛苦苦的攢錢回家蓋房,可是大娘卻又得了重病去了。

QQ截圖20160415113613.jpg

“爸,你還好嗎?他們相信我們,就把小櫻桃姐弟托付給了我們,可現在這個樣子,那小康以後會怎樣看待我們呢?”張啓疑惑的問著,張大爺夫婦年紀大了,兒子張啓也不忍心傷害他們。

這時的張大爺也看出了兒子的擔憂。

“兒呀,我也知道你心裏有點想埋怨我們老兩口,可是兒呀,人這一輩子,沒昧著良心,那老天爺是不會責罪我們的。”張大爺有些自責也有些擔心兒子張啓接著說道。

“爸,你給小康打過電話沒?小康什麽意見?”張大爺說完,兒子啓子也覺得父親說的對,但他還是一直不放心,就不停的追問道。

也許,這個時候,小櫻桃身體好了許多,她醒了。

小櫻桃聽見了爺爺跟叔叔的談話,就想趕緊起來了。

“孩子,多睡會吧,有爺爺叔叔呢。”張大爺安慰著小櫻桃,可是執拗的小櫻桃還是掙紮著起來了。

“叔叔,幫我找弟弟吧,我真的很想弟弟。”小櫻桃掙紮著起來了,只不過這孩子年紀小,不過到是挺機靈的。這不,身體剛好,就跪在了張啓叔叔身邊。

“櫻桃,趕緊起來,先保護好自己的身體,叔叔這就趕緊回去找。”張啓聽後,眼睛濕潤了,畢竟這孩子才十來歲,她也太懂事了。

張啓于是又回了家,兩家人沒有血緣關系,而僅僅只是鄰居,他們尚能如此,真的讓人好生羨慕。

張啓回了家,然後四處打聽了當天的所有的小孩,還有那些參加打撈的後生,可是他們最後都說沒有見到這小蘋果的屍體。

不過此時沉痛的張啓到是驚醒了:沒有結果,那也許才是最好的結果。

是呀,小蘋果他興許還活著呢。

    相關內容